首页>专访>正文
日期
11/16
2022
咨询
  • QQ扫一扫

  • Vision小助手
    (CMVU)

越是艰辛越向前
收藏
2022-11-16 17:41:35来源: 中国机器视觉网1083

深视智能成立于2014年,多年的闯荡甚至于拼杀,使这家企业积累了完备的3D工业传感器研发经验,形成了一套涉及光学、机械、电学、软件的综合性研发平台,以及成熟的生产品控体系。稳扎稳打、不骄不躁、埋头苦干、锐意创新等发展理念也早已成为企业文化,烙进了企业发展的精神血脉。本期《机器视觉》人物专访了该企业总经理金少峰,听他讲述创业的故事。

20211224_形象5123.jpg

M:MACHINE VISION

J:金少峰

记者 | 曹玉辰

M:2014年国内3D视觉才刚刚起步,您是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这个行业,请您和大家分享一下您的创业故事。

J:深视智能的创立有很多误打误撞的因素在里面。和今天很多工业传感器的从业者一样,创立深视之前我曾创办了一家高速安防摄像产品公司。可惜安防行业高度标准化,留给创业公司的空间并不多。

后来我想不妨把自己沉淀的技术应用到工业领域。工业领域场景和需求相对碎片化,并且那时候国内不仅是3D,整个工业视觉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,我们看到了很多机会。

最终我们选择了3D视觉领域。作为工业视觉一个重要的分支,3D视觉有广阔的应用前景。3D相对来说是个技术复杂度高、而在那个时间点还没有那么大的市场,而行业巨头企业不会在早期选择进入这个市场。我们深知,作为一个创业公司,我们首先需要选择的一条路,是避免力量悬殊的正面竞争,从而活下去。

M:面对行业技术“卡脖子”问题,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您是如何带领团队应对的?

J:工业传感器这个领域的卡脖子,很容易产生误区。因为它并不是简单的某项理论技术的卡脖子,卡的其实是工匠精神、是时间。我们今天行业的龙头基恩士,已经成立了40多年,应该说它本身就是人类工业自动化行业的见证者。基恩士的产品,是这几十年间在无数下游领域和客户需求中打磨出来的。因此,面对对手,面对差距,我的第一大感触是敬畏。

因为敬畏心,我们懂得要正视差距、尊重客观规律。作为后来者,唯一正确的应对方式就是放弃弯道超车、一战成名的幻想,老老实实的沉下心、打磨自己的产品。

我们第一代产品,从立项到样机花了2年多的时间,从样机到可批量的产品,又花了接近1年。从开始售卖到做到今天的性能、稳定性、一致性,又过去了近4年的时间。这8年,每一个设计、每一道工序、每一个算法,背后都是我们踩坑-迭代-踩坑-迭代这样走过来的。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里,我们才真正的领悟了什么叫工匠精神,如何才能真正做好工业品。

M:目前公司业务主要聚焦在哪些赛道?除此之外您还看好哪些细分市场?对3D传感器的尺寸在工业应用怎么看?

J:从产品矩阵来说,我们已经有了线激光、点激光、点光谱、高速相机。

而从下游领域来说,我们的线激光、点激光、点光谱应用范围遍布整个工业界,像3C电子、锂电池、光伏、半导体、轨道交通、食品包装、医药行业等都有广泛应用。而我们的高速相机,除了工业实验室,在包括科研、国防航天、汽车碰撞等都有丰富应用场景。

关于3D传感器,事实上这个并不是一概而论的。但总体来说,更小巧的设计,能给客户在使用和安装上更大的灵活度。具体而言,在高产量的3C电子行业,零部件越做越薄,检测难度在加大,设备的复杂度也在提升,导致有时候留给3D传感器的空间会更加有限。因此,小巧的设计可以满足特定应用场景下的空间限制。

M:历经八年发展,深视智能取得了哪些成绩?

J:走到今天,只能说我们完成了万里长征第一步。

线激光产品无疑是深视的C位产品。今天,我们的线激光不再是八年前那个追随者,我们的SR8000系列、SR9000系列,分别在速度和精度上挑战着整个行业的极限。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我们的分辨率高,在同样精度要求下,分表率高一次可以检测的更多、更广,拥有更快的采样速度。从结果来看,我们的市占率,不仅在国产企业里面遥遥领先,也在不断逼近我们的国外友商。

回首过往,线激光对深视最重要的意义是帮助我们走完了从0到1的路,让我们有了更大的期待、更强的信心,去把我们在线激光上的成绩复制到更多的产品线,推动更多过去价格高昂、依赖进口的产品走向国产化、平民化。

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们在步履不停的扩宽产品线。

2020年,我们推出了点激光系列产品,至今我们的点激光已经拥有了五大产品系列,不仅性能抗打,更成为全球产品线最全的企业。2021年,我们又推出了点光谱产品,进一步丰富点测量产品矩阵。

今年,我们又推出了高速相机产品。将我们的产品疆域扩宽到了3D以外的范畴。高速相机的帧率通常可达数千帧,赋能了更多的科研、工业研究领域。在这个大国政治逐步对立的背景之下,我们全国产的高速相机,无疑成为了我国在关键领域推进独立自主的及时雨。除此以外,公司非常注重本地化服务,为给客户提供响应迅速,沟通细致的便捷服务,在国内外设立有多处办事点。

未来我们产品推出的节奏会越来越快。我们的目标是,当有一天大家想到深视,想起的不再是某一款产品,而是最优性能、最高品质。

M:您觉得国内市场还有哪些技术与国外存在较大差距?深视智能下一步要突破的技术难题是什么?

J:就整个工业传感器领域而言,国内外差距其实还是非常大的。这种差距不是几个技术点可以道明的,而是系统性的问题。从结果来看,目前工业传感器领域真正受尊敬的品牌,基本都是日系和德系厂商。全球龙头基恩士,一年营收超过400亿人民币。上百个产品品类,任意一款都是精品,国内鲜有对手。但反观国内,国产传感器却还是百废待兴之态。症结在于,我们习惯于用快消品思路做工业,难以忍受做精品的孤独。

今天大家都知道,我国已成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,国家也在积极推行制造业立国。遗憾的是,在传感器这一环,国产品牌的地位和我国制造强国的期待显然是严重脱节的,而这恰恰也是机遇所在。

这也是为什么,我们会坚定不移的加大研发投入、加速新产品的推出。对深视来说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突破技术难题对我们来说已是习以为常。我们更需要做的是摒弃噪音,不忘初心,坚定地啃最硬的骨头、做最难的事。

未来,深视智能将不遗余力的完善我们的研发平台,打造世界一流的工业品研发团队。带着深视人的极致匠心,持续攻坚高端传感器,让中国自动化有国产品可用,有民族品牌可以信赖。

  • 黄耀

    北京阿丘科技有限公司CEO

    阿丘科技成立于2017年,是北京市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、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。核心团队源自清华大学AI实验室,致力于将领先的人工智能、机器视觉技术应用于工业领域,赋能全球制造型企业。公司的AI产品目前已部署上线数百家工厂,包括数十家先进制造业标杆企业,已成为国内工业AI平台的领跑者。本期 《机器视觉》杂志封面故事邀请了北京阿丘科技有限公司CEO黄耀,请他分享这家“小巨人”企业成长的风雨与风景。
  • 鲁耀杰

    元橡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CEO

    近日,中国机器视觉网特别采访了元橡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CEO鲁耀杰,一起来看看元橡科技双目立体视觉如何为行车安全保驾护航?双目立体视觉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?
  • 杨洪涛

    青岛维感科技有限公司CEO

    ToF(飞行时间法)作为3D视觉感知方案中较为成熟的技术,因其计算简单、运算负荷低、帧率高、工作距离范围大等特点广受关注,并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得到快速的发展。早在2016年,维感科技团队便开始了ToF感知技术的应用研究,是国内最早的一批从事TOF感知技术的团队。经过近6年TOF感知领域的专业技术积累,维感科技已有多款TOF深度相机产品实现了批量出货,同时还与客户一起开发了定制化的产品和软件,并提供优质的服务。